来自阿尔的姑娘

《来自阿尔的姑娘》广场舞阿尔姑娘 第一章第八小节 来自阿尔的姑娘年上攻

时间:2021-03-13 10:02:14编辑:拇阅读

赋格的艺术新书《来自阿尔的姑娘》由赋格的艺术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雪儿,都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冥冥中注定好了的。像那次一样。可笑的人。多么可

来自阿尔的姑娘

>>>《来自阿尔的姑娘》在线阅读<<<

《来自阿尔的姑娘》免费试读


“冥冥中注定好了的。像那次一样。可笑的人。多么可恨。”程坐在长椅上吹着风。

“喂。”安然从窗户探出头。

“怎么了?”程不喜欢大声说话,但还是喊道。

“院长先生问你愿意和他去大理待一天吗?”

“大理?”程想了想“不了,谢谢他的好意。”

这时几个工人拿着铁锹在草地上挖起深沟来。

“好了,别难过了。人没事就好。”

“就是,手机没了可以再买。人没了就真没了。”

“可是,摔下去的要是我,就算骨折了,说不定只是皮外伤。涂点药就好了。可是手机是新的。”

“你这人怎么不开窍?”

他们边说边挖沟。

“新手机可以听歌,不用插内存卡的。还能照相,很清晰的。都能看见皱纹。”

“皱纹有什么好看的。”

“我是说,它很实用。最主要是没有了许多人的号码。”

“需要你的人会打电话给你的。”

程听见这句话如被蜂刺,他慌忙从口袋抬出手机又看看那个工人。“会打电话回来的。”他向上望了望喊道“护士小姐,护士小姐。”

“怎么了?”安然站在窗边,手里拿着注射器。

“你那里有充电器吗?”

“嗯。”

等程再次走进那件屋子,安然已坐在门边玩起手机。

“充电吧。”安然的手机也在充电。

这是根一线多孔的充电线,程先是取出手机卡然后,找到一个插头塞进手机孔。

“你在干什么?”安然看着程的手机停留在恢复出厂设置的界面,大概三四秒后,程点了确定键。

“没什么。你在玩游戏?”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只是饿了。

“是呀,不玩游戏人会发疯的。”安然笑着看了看程。

安然的长发搭在肩头,白润的脸颊像是在画框中。柔美,宁静。与岁月无关。

“看什么呢?嗨,我今天没化妆。”安然笑着说道。“会看见皱纹的。”

“你也化妆吗?”程不好意思问道。

“啊,哪个女人不化妆。”安然被程的傻问题吓了一跳。

“你不用化妆吧。”

“为什么?”

“因为化妆有损你的美。”

安然突然笑了起来,“说不定会更美的。”

“奥。”程看了看手机,电量显示百分之十五。然后拔掉手机。

“不在充会电?”

“不了。谢谢。”

程从大楼走出来,站在离工人们不远的地方。

“嗨,老严。”

一个老人提着红色塑料袋在翻垃圾箱。

“他不会理你的。他是个病人。”

“挺可惜的,患上了癌症。”

“舍不得花钱,整天捡药。不管什么药都吃。也不怕吃坏了身体。”

“身体本来就坏了呀。喂,还在想手机呢?好好干活。”

“我今天来的时候,看到了一起车祸。大货车把电动车压扁了,地上一堆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所以说,人活着,快乐最重要。说不定今晚下班你就去阎王爷那报到了。”

“狗日的会不会说话,这谁挖的沟,真他妈是沟,在挖下去就要到大楼底下了。我说,能不能用点心。”说这话的工人穿着迷彩服,让程想起了大巴上的那个人。

“闻到了吗?餐厅里的地沟油炸小黄鱼真香。”

“等发工资了,请大家吃一顿。”

“带酒吗?”

“25块以下的带一瓶。多了自费。不是,你这个铁公鸡,我就吃过你一顿饭,还是你儿子结婚的时候。”

“你还吃了都不错了,我去的时候已经没得吃了。”

他们边挖沟边说着话。

“哎。”

“狗日的再哎一下。妈的,丢了个手机跟丢个婆娘一样。”

“他老婆走的时候他可一点也不难过。”

“她只是回娘家,又不是不回来。”

“听说这里的活能感到过年。”

“是吗?”

工人们突然都变得精神奕奕。

“那样就太好了。不用出去了。”

“谁说不是呢,这里的老板很有钱的。”

“那明年呢?”

“狗日的,想那么远干嘛?日子要一天天过。说不定年底,你儿子就接你到城里了。”

“不去。我才不想和那个龟儿子生活。”说话的老头肌肤黝黑有些消瘦,但精神焕发。

“谁昨天还抱怨人家不打电话的。”

“打电话是一回事,一起生活就是另一回事。再说了,那里的房子很小。”

程感觉自己马上要呕吐了,便急忙把手机放在脚下,匆忙离开。他顺着山路向下望去,绿油油的麦田呈阶梯状一路下行,和平原上的田野隔河相望。一大片整齐的油麦菜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光。而麦浪一阵接一阵,涌向天边。九龙湖的樱花林一片雪白。程沿着一条小路向下走,小路两边零星点缀着杨柳。程靠着一颗柳树呕吐起来,脸颊惨白,双眼布满血丝。

“要是能吐出心脏。。。”程看着纸巾上的胃液,笑了笑。“这才是我的生日礼物吧。现在,我可以无牵无挂的死掉了吧。或者,或者,我应该祝福她,对吗?对吗?圣母呀,看吧,这就是我。我还不够堕落。对你还心存幻想。是的。我应该在昨晚把一切都接受。这样,我就踏实了。你对我就不再有所亏欠。”他缓缓坐在树下的石头上,背靠大树。从口袋掏出那封信。

“命运,让我们道别吧。”说着程从口袋掏出小册子,翻了几页,上面写满了字。他一页一页的开始撕了起来。然后用打火机点着,从火堆里取出一张正在燃烧的纸点着烟。“我应该哭泣是吧。但我哭不出来。这真可笑。”他看着手里的信突然大吼一声将信丢进火里。“一切都结束了。我谁也不欠。是的,我谁也不欠。”说完这句话他用力闭上双眼:

你是爱我的对吗我在等你的消息你把信烧了不对平行宇宙是没有意义的世界因我们的观察方式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结果这也就是说它是唯一的实体我们都一样可我不想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你就要结婚了忘了我吧我爱你会永远爱你请你爱你的丈夫是你真的是你我来过这里但不知道这就是你家我向这个方向大喊三声你的名字不用了忘了我吧大学的操场上的草地我看着你和同学在跑步我是谁我为何不开心开心是什么一切都首先需要定义回去的火车八点开始检票我的座位应该仍靠着窗户贝多芬没有结婚但经历过爱情而我应该占有她的理念物自体胡塞尔莫扎特的行进太有灵性了我无法参加她的葬礼火车坐反了米勒梵高真迹乐谱是绝对音准指挥家是音乐的仆人我是爱情的仆人活着离开拉斯维加斯她一直在三楼情书没有回音犯二小姐伴娘比新娘更美夏天弥漫着烤肉的味道那里老下雨她们都消失了充满死亡意味的稍快般以整体的方式被医治听到新的力量告诉人们我渡过了很好的一生他出生他工作他死亡你好歹会失去它欢乐颂欢乐房间的垃圾还堆在那里还有一个面试是在后天你都做过什么我什么也没做过。上面说她会等你等什么我时刻准备着年轻的命运女神岩间圣母无名女子归来雨后的普罗旺斯晚上八点开工十二点泡面六点大门就开了飞机落了下来。

程图案睁开眼睛,看到刚才的工人们扛着铁锹说说笑笑沿着大路走着。

“这下该庆祝一下了吧,捡了个手机。”

“街角那家面馆不错。”

“老板娘更不错。”

程看着他们消失在拐角,缓缓站起身来又走回大路。

当他停在桥上看着清澈的河水时想起了雪儿。“假如我在今天死去,那么我一定会说爱你的。”程被自己的这句话逗笑,他一直觉得自己算是痴情的人了吧。就在刚刚分手后就爱上另一个女孩。这反倒让他觉得踏实,“假如我占有你。”他双臂放在栏杆上看到游客们正从大巴上走下来“罪恶?我已经经历过了,这次不过是最后一次而已。孩子气的自我惩罚。”

“妈妈,我要爸爸抱。”

“你不是说最爱妈妈吗?”

“那是在家里,在外面最爱爸爸。”

小女孩扶着爸爸伸出的胳膊钻进爸爸的怀抱。

“终于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对身边的女儿说道“五十年了。终于看到了故乡。”

“都说了,这里已经成了景区,村庄已经搬走了。”

“是搬走了,但这条河还在。这条河还在,还有这山,这田野。我和你母亲就是在河边那棵大树下认识的。”

程望了望河边的那棵槐树,枝繁叶茂,约有一米粗。

“你都说过无数遍了。”

“有什么好逛的,不都是一样。”

“人就需要到处走走,不然会憋坏的。你想那些动物不总是迁徙着吗?”

“可我是动物园里面的,不用迁徙。”

“矿泉水便宜卖了,矿泉水便宜卖了。”

“这地方居然不收门票。”

“世界上所有地方都是一样的,只是心情不一样罢了。”

“听说晚上会有篝火晚会。”

“看,多美的樱花呀。”

“今晚,我会坐火车离开,你不用等我了。”

“你说你爱我也是骗我的。”

“是的,我从没爱过你。”

女孩哭着跑开。

“原谅我会一直爱你。”

“人要学会投资。”

“有人跳河了。”

桥上的人突然围在一起。程看到那部手机仍在响着“我在遥望,月亮之上。”

“这可怎么办?”人们不知如何是好。

“已经报警了,那边派出了搜救船。”

刚才和牧师斗嘴的老人从人群中挤出来

来自阿尔的姑娘

来自阿尔的姑娘

赋格的艺术新书《来自阿尔的姑娘》由赋格的艺术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雪儿,都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冥冥中注定好了的。像那次一样。可笑的人。多么可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来自阿尔的姑娘》广场舞阿尔姑娘 第一章第八小节 来自阿尔的姑娘年上攻